谁也不认识我

囤文囤文以免被爸妈删

路边捡来的小孩

就是不会用lof


嘉德罗斯拿着格瑞给的钱,漫无目的的在超市里兜来兜去。店员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向男孩,直到他拿着几大包薯片和可乐来到收银台前。

付了钱,拎起袋子,把手伸进去胡乱掏了包薯片,撕开包装袋,咔嚓咔嚓的吃了起来。

天很暗,风很大。夏夜的清风卷着少年金色的发,垂在额前的刘海时不时挡住了视线。嘉德罗斯咔擦咔擦吃着薯片,走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。

“诶....嘉德罗斯....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……”

背后突然响起男人低沉陌生的嗓音。

少年的眉毛皱了皱,回头看向来者,不语,止步。

“ow-”

雷狮的眼飞掠过一丝不满,但很快消散了。男人的嘴角微微上挑,飞快跑向少年,速度迅捷真的宛如夜空中劈下的一道惊雷。

黑色的紧身裤裹着雷狮细长线条流畅的双腿,男人似乎不顾自己面对的是个小孩,抬腿就直朝嘉德罗斯颈部动脉处就是一直击,动作流畅的让人完全反应不过来。

嘉德罗斯金色的眸子一闪,手中装着零食的袋子朝空中一扔,白色的塑料袋快速坠落之际、薯片落出,他身子向雷狮踢去的方向便是一避闪,向男人斜后方窜去,少年的脚在地上突然刹停,转瞬高抬起腿直踢雷狮肩处,男人侧身躲过这有力的一击,对着背后嘉德罗斯所站出转身就是一拳,他荧粉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兴奋的光芒。

“啊啊不愧是大赛第一呢---”

男人的拳头打了个空,不远处嘉德罗斯手里稳稳接着那个白色的塑料袋,一片片的薯片洒落了一地。

少年瞪了雷狮一眼,金色的刘海随着风起而轻轻扫着额前。雷狮笑了笑,转身就走,他回头瞥了嘉德罗斯一眼,眼里尽是笑意。

“下次记得带好你的跟班,不然,四打一什么的,你也没什么胜算ow-”

他朝少年挥了挥手,示意再见。嘉德罗斯眉头一挑,拎着塑料袋就走。

边走边笑


“回来了?”

格瑞看看他手里的塑料袋又看看烦闷满脸爬的嘉德罗斯。少年不语,泄愤似的把塑料袋狠狠往沙发上一砸,转身就走入格瑞房间,咔哒一声将房门锁上。

???

格瑞满头问号想想这是我家也不是你家啊,你占我房间那我只能睡沙发喽?

他朝沙发看去--------

∑(゚Д゚)

只瞧见涓涓可乐从袋中流出,湿了沙发,也湿了地板。

∑(゚Д゚)

连沙发也不给我睡了吗这小孩怎么了

Σ(゚д゚lll)

不过他的力气怎么这么大啊

后面啥啊c

嘉德罗斯中心变瑞嘉瑞鬼知道我在写什么

写歪了我日你爸(哭唧唧)原意不是这样的啊c叫你瞎jb乱写没事有空在把正常结尾写回来。这篇的意思我觉得我自己都看不懂

少年抬眼,嘴角荡漾开一圈嘲讽的笑意,白皙的脸颊上尽是干涸的红褐色血迹,金色的眸子映着眼角下方的一颗黑色的星星,他疲惫似得又合上眼,满是伤痕的身体靠着周边因战斗而损坏的岩石,突然放声大笑起来。

都死了啊都死了啊他们都死了啊

嘉德罗斯边笑边感受到温热的液体从眼眶滑下了面颊,湿润了血迹,一路向下落进少年的黄色围巾中。

死了啊死了啊都死了啊

世界都安静了啊

手指紧紧攥住身边的碎石,抓起,用力砸向远方。

碎石隐入薄薄的烟雾中,落到地上发出了格外响亮的一声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出拳太慢,下盘不稳...”

格瑞一脚踩在嘉德罗斯的膝盖上,少年嗷的叫了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,他的胸口一起一伏的,晶莹的汗珠顺着少年稍显稚嫩的脸庞一路向下,滴落进敞开的衣领上。

清晨的阳光照亮练武的场地,尘埃在里面飞着。木质的地板上滴落着少年的汗水,嘉德罗斯低垂着脑袋,金黄的发丝挡着了他的眼,只留一颗眼角下方黑色的星星。

“状态不好?以你的体力?才这两下就累了?”

格瑞淡紫的眸子里没有任何光,他居高临下看着少年,神情有些意外。

“倒是技法没以前那么多破绽了,你自己研究过了?”

“啊-你想多了--昨天没睡好-”

他终于抬头看向格瑞了,金色的眼眸半耷着,的确没什么精神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最近的梦都一直在重复一个场景:

孤身一人的少年走在一片废墟之上,黄色的围巾在身后随风飘着,一直飘着。

看起来很孤单。

嘉德罗斯很想看清他的脸,但每到这时,四周总会窜出似野兽般的怪物,一只一只扑向身影单薄的少年,恍然之间,他仿佛看见了少年的眼,金色的,很亮。

而昨天

不知为何他成了梦中的人,他害怕的张了张嘴,却说:“有完没完,人都死了还爬出来干什么?!”

手不受自己控制的挥着棍子向怪物打去,只一击,便血花四溅,脑瓜崩裂。

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。

违背着自己的意识,嘉德罗斯看着自己将成群的怪物打死在地,看着他们化作黑烟随风飘散,他金色的眸子似乎没有了那种对战斗的热情,他站定在原地,抬头望着灰朦的天空,自言自语道:

“格瑞...还是和你打架才...够兴奋啊……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嘉德罗斯突然醒了。

口水糊了一袖子。

他愣愣的抬头看着手叉腰手里拿着书的老师,被一声“出去罚站”给吼醒了大半。

他默默起身走出教室,心里想着刚刚的梦。

他.......

嘉德罗斯金色的眉毛皱了两皱,将背靠在走廊的墙壁上,抬头看着天花板。

少年的攻势凌厉,一击即中要害,任何动作都不多余,显得干净而又利落。

“你这三脚猫功夫,只会一个劲乱打....而且.一点目的性都没有。”

脑中不合时宜的反复播放着格瑞那句调侃他的话。

少年的腮帮子鼓了起来,使劲晃着自己金灿灿的脑袋。

格瑞一边去格瑞一边去格瑞啥的一边去!

他突然站直了自己的身体。

金色的眸子瞪的大大的。

那个人?

嘉德罗斯试探性地往空气打去一拳,就着攻击的动作向后仰身体,脚用力蹬着地板,

只感觉身体一轻,高高提起的腿像是击打在了空气身上,他心一颤,看着周边景物在眼中倒置,脑海中少年金黄色的围巾在空中飘着,一袭白衣的少年腾空,纤长的腿直踢怪物脸颊,金色的发丝几乎贴到地面,金黄的围巾绕着他的身影,在空中划着明亮的弧线。

一个再自然不过的后空翻,少年脚一落地单膝跪地片刻,没待围巾落地,就蓄力突然跃起,抄着手中的棍子对着从面前倒下的怪物身后涌出的怪物打去。

啊呀呀呀呀

一会儿的神游导致腾空状态的嘉德罗斯一个中心不稳,连180度都没翻到就摔了下来,发出咚一声响,少年龇着牙,疼的趴在地上抽了好几口冷气。

周边一片嘘声。

周边???

嘉德罗斯一愣。

“好啊嘉德罗斯,我让你罚站你倒好,练起武来了?!回家写500字检讨?!真的像个小猴子似的,这里不是马戏团!”

“小猴子。噗,小猴子。”

周边片片笑声不断。

少年低垂个脑袋,脸颊发红发烫,白白的牙齿咬着嘴唇,十指紧攥成拳。

“小猴子hhhhh,看他啊-----!”

嘲讽的声音戛然而止,嘉德罗斯照着那令人恶心的脸就是狠狠一拳,被打的男生被这有力的一击便带到地上,随机传到脸部剧烈的疼痛让他的眼蒙起了一层薄薄的水雾。

“渣渣滚一边。”

嘉德罗斯嘁了一声,金色的眸子中满是狂放不羁的色彩。

“你可以啊嘉德罗斯!还打同学!明天把你家长叫来!”

老师赶忙扶起摔倒在地疼的哇哇叫的男生,瞪着气势和往常不同的少年。

少年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毛,笑道:“我哪来什么家------”

眼前突然一黑,方才还十分神气的嘉德罗斯腿一软直接跪坐在地上,噗咚倒了下去。

“嘉德罗斯-!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上课睡觉。”

格瑞拿着笔敲了嘉德罗斯的脑袋一下,淡紫的眸子里却看不出任何谴责的感觉。

“不好好罚站。”

笔又翘到少年金黄的脑袋上,力道不轻不重。

“还打同学。”

格瑞的声音提高了一个调,笔敲脑袋的力度增加了不少。

“你到底要搞什么事啊嘉德罗斯。”

格瑞的笔又要落下之际,少年立刻抓住了格瑞的手,嘴里嚷嚷道:

“别敲了啊……”

“我根本没有打人啊明明就没有啊喂-”

“我调过监控了--”

格瑞看着嘉德罗斯,眼里也很是奇怪。

他将笔插回胸前的口袋里,推开椅子,站起了身,不语。

“格瑞你去哪里啊格瑞!”

“给你买蛋糕-----”

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,那个17岁,天天调侃他的高中生,在脸隐入门外的一个瞬间....

好像笑了……

罗斯金色的眸子一眨一眨的,他呆愣愣了好久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来了啊嘉德罗斯

格瑞一人走在街上,夏夜的晚风轻轻吹过脸颊,昏黄的路灯下,有晶莹的液体滑下脸庞。

越来越像和那个人相同的战斗动作。

还有那张

一摸一样的脸。

不要来啊嘉德罗斯

从来不落泪的少年的眼眶里不断流下温热的液体,他捂着眼,不敢去看眼前的一切。最近的梦里的剧情渐渐进入尾声,那个金发少年孤独的身影一直在眼前荡着,他回过头,熟悉的金眸没有任何焦距。

“陪我打一场吧格瑞。”

他太累了。

为清理创世神所杀死的亡灵的残渣,每时每刻的不间断战斗让这位喜爱战斗的人造神也变得疲倦了。

格瑞手里的烈斩穿过了少年的身体,鲜血染红了他脏脏的白色上衣。

“你赢啦格瑞”

少年在他耳边低语。

“你赢啦格瑞。”

“格瑞”

他终于可以睡了,少年金灿灿的眸子渐渐合上,呼吸停止。

面容却很安详。

他第一次见到嘉德罗斯那么平静的表情。

只是

视线越来越模糊了。

看不清了啊

凹凸大赛第一名格瑞

机械的声音荡涤在空中。他麻木的流着泪。

和现在一样。

格瑞蹲在地上,手捂着眼,泪水从指隙涌出,

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

那个帮他打败了创世神的少年,死在了他手上。

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

新世界里的男孩没有当时自大傲慢的态度,只有他所憧憬所喜欢的、金的那种,傻乎乎的天真的性格。

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嘉德罗斯

那个人不是嘉德罗斯

( ;∀;)

是假的螺丝(md你给我正常点很严肃啊现在)

是假的罗斯

嗯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格瑞!”

嘉德罗斯看着拎着塑料袋的格瑞,兴奋的眨着金色的眼睛,跑过去拿过了他袋中的蛋糕。

“啊啊格瑞喜欢你给你比小心心啊w”

“格瑞?”

少年见他没有任何反应,抬眼看了看不吱声的男人。

“?”

他疑惑的看着他。

然后便是贯穿身体的疼痛。

烈斩穿过少年的身体,和当时的场景一摸一样,嘉德罗斯的表情没有想象的那么惊恐,他显得很平静。

鲜血染红着少年天蓝的睡衣,少年金色的眼睛一动不动的望着他。

直到眼睛闭上。

世界都暗了,瓦解了。

“为什么还是找不到那个你呢???”

他抱着头,大声喊着,哭着,

那个骄傲自大傲慢无礼满口渣渣却脆弱的和个孩子一样的你。


“每个嘉德罗斯都是我,只是你自己认为我不是罢了。”

声音从背后响起。


囤文嘉瑞走起

感觉格瑞性格被自己啊……气死

等格瑞端着牛奶出来时,嘉德罗斯已经从卫生间出来了。白白软软的团子被水汽蒸出了薄薄的淡红,淡蓝色的有着花边的睡衣被穿在身上,看起像个小小的洋娃娃。他拿着毛巾给自己湿漉漉的头发擦啊擦,金色的眸子飘忽,薄唇微抿。

嘉德罗斯走到桌前坐下,泛着红晕的小脸抬起,大眼睛望向了格瑞。

这他妈也太可爱了(划掉)

格瑞将牛奶推到嘉德罗斯面前,示意他赶紧喝掉,少年捧起玻璃杯,热牛奶蒸腾出的水汽迷住了他的眼,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温度,小小的鼻子凑过去嗅嗅味道,整个过程像小猫一样显得乖巧可爱。

突然

少年咕噜咕噜给自己灌下牛奶,整个过程进行的快速而利落,格瑞只感觉嘉德罗斯的腮帮子一鼓一鼓的,眨眼间大半杯牛奶都被喝光了。

目瞪口呆jpg

格瑞淡紫的眸子颤了两下。无奈的勾了勾唇角,他起身去拿电吹风,嘉德罗斯看了看他的背影,又自顾自的荡着双腿喝着剩下的牛奶。


天黑了。

男人坐在窗框上。荧粉的眸子望向天空,晚风吹拂着他黑色的发,嘴角突然上挑。不管你躲到哪里

男人看向房内一面贴着许多人黑白照片的墙壁,看着最中间贴着的唯一一张没有被画上红色大叉的人物图片,将手中的匕首狠狠扔向图片中男孩眼角的那颗星星,微微一笑。

我都会找到你

“大哥又在犯病了QAQ”

隐在黑暗里的人不省心似的叹了口气。

嘉德罗斯铺开纸,拿过格瑞的黑色水笔开始在地上画起了画,格瑞瞥了一眼,发现全是些简单的儿童画。

他蹲下身子,看着少年无比认真的一笔一画,画面却十分抽象。

“画什么?”

格瑞问了一句。画中的像是些物品。聪明的男人不用多想便明白少年想要什么。

“楼下有超市,你自己去买?”


囤文(嘉瑞)

囤文

少年坐在石桥的栏杆上。

迷蒙的烟雨朦胧了格瑞的视线。他在伞下看着那个金发的少年。少年金色的发丝被雨水打湿,晶莹的水珠顺着发梢慢慢淌下脸颊,在下巴上汇成如泪般的水滴,摇晃着坠入少年黄色的围巾里。金黄色的发丝,金黄色的围巾,干净的白色上衣虽被雨水浸润,却一如往昔温暖的阳光般,灿烂的让人离不开眼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眼睛也会是。。金色的吗?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格瑞走了过去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他头顶上方的雨突然停了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少年一愣,发现头顶上方灰朦的天空已被深黑色的雨伞所遮盖。被雨水淋湿的发丝黏在他白皙的脸上,他缓缓转过头来,灿如朝阳般的金色眼眸对上了格瑞半耷着的淡紫色眸子,两人对视了好久好久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你一个人?格瑞问着少年,少年左眼眼角下方有着一颗黑色的星星,辉映着少年金色的眸子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少年点了点头。


格瑞取出一块新的毛巾盖在嘉德罗斯小小的、白白净净的脸蛋上,柔软的毛巾轻轻拂过额前垂荡的刘海,掠过少年的金发,再将毛巾从后往前擦着少年鬓角的碎发,他纤细修长的手指十分小心的捏拿着毛巾,最后细细的擦拭起了少年的面颊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嘉德罗斯不语。只是任凭格瑞给自己擦干。他的眼帘下垂,长长的睫毛微微颤着,脸上透出了淡淡的粉红。       

    奇怪的孩子.....

格瑞将毛巾盖在嘉德罗斯脑袋上,起身从塑料袋中拿出一包自己刚刚从超市买来的牛奶,走入厨房。拿出锅,点上火,洁白的牛奶注入白底的瓷锅中。格瑞看向那片纯白,手缓缓晃动着锅柄,看着牛奶在其中晃来晃去。

    而且嘉德罗斯除了会说自己名字外....就好像一句话也说不来。

    而且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黑社会混混们出没的街道上.....

    明明是那么小的一个孩子...

   啊啊算了算了……先让他在自己家呆着好了……他看起来也没什么家人....

温热的牛奶开始冒起小小的白泡,他将牛奶倒进一旁的玻璃杯中,将锅放进水槽,打开水笼头,感受着冰凉的水打在自己手背手心上。